logo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网络文艺

庖丁解牛《御天邪神》:从『废柴逆袭』套路到『重述传统』突破(下)

2017-10-16 来源:  作者: 庄庸 柯静雅
摘要:   三、性格改道:网文故事模式与传统叙事策略的裂变  穿越有代价,也有福利。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如何界定?  比如,必须失掉在这个时代最根本的灵根,无法武技修行走这样一条道
   三、性格改道:网文故事模式与传统叙事策略的裂变
  穿越有代价,也有福利。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如何界定?
  比如,必须失掉在这个时代最根本的灵根,无法武技修行走这样一条道路;但是,赋予他以穿越时代的人文异能,可以对这个时空进行颠覆性地改造。但这两者之间的能量守衡应该是怎么样的呢?
  对于网络文学常见的套路:穿越者自带“金手指”,比如,五千年的文明知识和信息系统,足以让他在异时异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立战功创世纪;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自我意识、身份和位置的改变,“穿越后,变了一个人”,人变了,世界才会跟着变。
  这或许是网络文学穿越文中最深的套路。一般穿越后,人物性格就和原身体主人不同了,自然而然地牵涉到“性格改变命运”“气度决定格局”“态度决定一切”等心灵鸡汤式的思路、逻辑。但其实人最难做到的事情就是改变。
  一是改变性格很难。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在某个境遇中所做的事情,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或者出人意料,然而即便重新来过,可能还是会做相同的事;即使改变某个行为,格局仍朝着原来的结果搭建,这是性格所致,它不会自我否定产物。
  二是改变环境很难。个人的力量有限,当环境处于平衡中,一人之力无法撬动利益支点,改变大时空氛围,而此时人作为环境天秤上的一个砝码想要自弃出走亦不容易,必须遵循质量守恒定律,代价绝非轻薄。
  但是,穿越文让“这一切皆有可能”——甚至,毋须付出巨大的代价。穿越小说就像一粒后悔药,创造一种看似悖论又合乎理性的价值判断,在性格、环境两个层面上彻底颠覆。它告诉读者:性格可以翻转,环境失衡不可怕,虽然代价仍然存在,但只是阵痛而已。
  《御天邪神》遵循的也是这样一种“穿越哲学”,无论是金手指一样的“圣魔塔”传承系统,还是穿越之后“性格改道”的套路。
  比如,穿越前,庄弈辰对婉儿的态度极其鄙视与不屑,“只配做这里妙香阁的当红清倌人冷如霜的丫鬟”,但是,穿越后性格大变,“怜香惜玉”,而且,男儿当自强:
  两个人走到了无人处,庄弈辰忽然沉声说道:“婉儿,别怕,一切有我!”
  清丽的俏脸讶然抬起望着他,婉儿此时想不明白,一直骂自己丧门星的未婚夫为何今天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
  “嗯!”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就算庄弈辰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她也是开心的。
  “一直骂自己丧门星的未婚夫为何今天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这个新的人拥有新的性格,也将迎来新的命运,创造新的格局。“好像变了一个人”,“就算庄弈辰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她也是开心的”,简直就是读者的心声:不能倒回娘胎再出生一遍,那可以在精神上重生吗?哪怕只是短暂的移形换影。
  穿越和逆袭都是一种精神胜利法,尤其是弱肉强食的社会里,哀兵必胜才让人觉得惊心动魄和刻骨铭心。于是,“婉儿,别怕,一切有我!”标志着穿越者将从废材状态出发,展开逆袭之旅。用穿越作为废材逆袭的起点,实现了性格、命运、环境关系链条的无缝对接,使不可能相遇的要素互为谜底。这是莫比乌斯环的经典结构。
  因此,穿越文与废材逆袭的套路搭伙,体现的是网文故事模式与传统叙事策略的裂变。它连接了虚幻与现实,甚至能反射出励志母题的影子。从这个意义上说,穿越逆袭文是高水平的心灵鸡汤,它对读者的自我催眠作用不亚于那些流行口号。
  
  四、主角为王:网文潮流脉络的创意写作研讨
  但问题是,这是把《御天邪神》放在网文故事模式和传统叙事策略的对比脉络里来看,这样很容易来界定《御天邪神》的异质和特质,可以让人感觉新鲜和创新。
  但是,若放在网络文学自身的脉络里考察,我们就会发现《御天邪神》在承传网文那些经典和流行的套路时,还有很大的改进和完善、甚至是突破和创新的空间。这一切,都可以进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创意写作研讨与训练。
  比如,沿袭“穿越废材逆袭”的套路,主角被“虐得越惨”,那么,反弹得就越有力——一切的轴心就是“主角为王”。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逻辑和智慧,为其开篇第一章提出一种创意写作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可能会建议:
  第一,当那些围观众对主角进行冷嘲热讽,甚至已经从语言到行动制造“少年霸凌”时,应该把“数年积怨甚深的新仇旧恨”积蓄成一股庞大的暗流,并且,要为其找到了一个引爆点——从“言语上的霸凌”,转变成“行动上的挑衅”,最终将其变成一种“群体的群殴”。这或许只需要一两个小场景,就可以构成一个火爆的开头。
  练武场,夸一个天才,贬一个废材,这只是言语上的欺侮。只有转化成行动上的挑衅,才能构成实际的矛盾和冲突,“来,天才,跟哥哥喂两招!”如果略有抵抗,就变本加厉,拳打脚踢:“打的就是你!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不是天才吗?爆发呀,爆发呀!爆发出来,给我们看吧——像一个男人那样战斗吧,像一座火山那样爆发吧!
  一群人对一个人的群殴,才能构成一个小高潮,也才能更加凸现穿越过来“废材”的悲催处境;也更能刻划主角的性格——比如,隐忍与坚韧。无论如何拳脚施加于身上,他都不反击——忍,忍,忍,唯有隐忍。谁让他穿越过来,失掉了唯一的背景?没有父母,没有亲人,自己的实力是惟一的背景。然而,穿越是要付出代价的。穿越让他成为废材,失掉了自己仰仗的天才。他拿什么来作为自己最好的背景?所以,他只能忍。让主角先忍,或许是最好的“欲扬先抑”。
  但是,并不是你忍,就能躲掉灾祸的。如前所述,“数年的新仇旧怨”一旦引爆,当下的第一天才,和过去的第一天才,应该遭遇一次激烈的冲突才对。所以,第二,要构建起主角和配角第一次激烈的冲突和战争。而在现在的文本中,后面作为一种回忆,说:“这次庄天龙打伤我 ,似乎并不是家主授意的!这其中应该是另有隐情!”为什么不能转化为开篇少年霸凌后最直接的殴打呢?为什么不能直接“演”成现在进行时——开篇即爆发激烈的冲突,配角天才打伤男主废材?除了新仇旧恨,其真正原因和动机,若隐若现,似乎中间藏有很大的迷雾;然后,一层一层、喜忧参半地揭开这个迷面……这是在挖坑啊。
  男主的第一反应,仍然是隐忍。没有实力,没有背景,只有当缩头乌龟。哪怕像韩信一样的胯下之辱,主角都能忍下来。相似的套路,不同的写法,这才是考验每个人功力的地方。如何能将一个相同的桥段,写出不同的好看之处?比如说,他越是要“缩头”,配角天才就越是要“打头”?他越是隐忍坚韧,就越是激起对方的愤怒,就越是疾风暴雨,越是想把他打成残废,打爆他的头!……即使冒着激起读者的愤怒、秒秒钟就要弃文的危险,也要坚持这样描写,“虐男主,虐读者”,虐到他们再差一步就要崩溃的地步——主角怎么这么窝囊废,我们怎么可能追窝囊废的文——然后,逆转!
  第三,逆转什么?惊天一怒为红颜!你们怎么打我都可以,你们怎么虐我都可以,你们怎么羞辱侮辱我都可以——谁让我技不如人,谁让我失掉才气,谁让我再没有背景——但是,辱我虐我最亲密的人,决不可以!是龙都有逆鳞,是人都有不可冒犯之地。因此,这里,一定要主角构建一直“逆鳞被冒犯”的转折。这个“逆鳞”是什么?最佳的当然就是“婉儿”。
  比如说,他抱头挨打,甚至,不管配角天才如何虐他,都无所谓。但是,婉儿为保护他掺打,被围观众霸凌,被配角天才调戏,甚至要承受“一枝梨花压海棠”的侮辱……于是,主角冲冠一怒为红颜,用拳头讲道理。
  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没有才华,没有武技,就用身体作武器,狠狠往死里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他连脸都不要了,还怕什么?!因为这股凶狠,让所有人都忌惮;因为这股捍卫某种东西的疯狂,让所有人都后怕……以至于,比他实力高的人不敢再打;一群人殴打,最后反而像是被疯狗咬得到处乱跑;就连天才配角看到他体无完肤、奄奄一息,却仍然强撑着倚在墙角,但仍然以凶猛无比的虎悍姿态,随时准备扑上来狂咬一口,也是遍体生寒:“你就是一条狗!疯狗!”
  被疯狗咬了一口,你还要咬回去吗?语气里虽然充满了鄙夷不屑——不但不把对方当作对手,甚至,不当成人,而是当作一条狗。这当然对主角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但未必不是一种掩饰:他怕了!从骨子里怕了!
  没错,这就是主角!或许这种“受虐”到底的戏码,不为人喜——没有谁愿意在代入感的体验中,忍受主角被虐到无力反抗的状态;谁都喜欢扮猪吃虎、啪啪打脸的爽点——但无论如何,要将两个人、两方的冲突直接“演”出来,并从中刻划出主角的性格:无论是隐忍,还是算计、懂趋利避害,但是,有自己坚守和捍卫的东西——人、情感、理念、信念、原则。唯其如此,才能真正做到“主角为王”,让故事围绕着由此引发的矛盾与冲突、戏剧与战争来展开。
  每一个桥段都是套路。所有的套路都很深;但每一个套路,都必须要有让人不得不钻进去的理由。这唯有进行突破和创新。我们现在的问题,可能在于,对现有的套路,能够进行抓取;但是,对套路的思路、逻辑和结构,却无法提取;于是,无法在关键环节、重要领域和特殊细节上,抽取突破和创新的“点”。
  这就让我们在一系列类型化、商业化和套路化的网络文学作品与潮流中,面临着这样三个问题:
  一是,以小白文、爽文为主流的类型文为何能在市场存在,甚至是热销?
  二是,为什么那些“第一本”或“拐点之作”——如《斗破苍穹》《儒道至圣》——能触及到套路中深层次结构性的思路、逻辑和智慧,而大多数模仿、跟风和套路化的作品不能?
  三是,跟着大神的脚印前行,后面的作者作品成长的阶梯在哪里?是数年如一日原地踏步,不想成长?还是说,没有看到那个向上搭的梯子?
  我们如何才能在类型化、商业化和套路化的写作中,通过类似于这样“切入点和着力点”的创意写作研讨和训练,找到“成长的阶梯”?
  
  五、重述传统文化:从“文抄流”到“文解流”
  一切宏大的抱负和格局,都必须要有坚实的切入点和着力点的支撑。
  以《儒道至圣》为案例,我们看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网络文学中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确需要胸怀大局、取势而为,找到故事的切入点和立足点;
  对《御天邪神》疱丁解牛,我们也再一次发现,从传统网络文学时代到网生代(如二次元、数据库)时代,从“文抄流”到“文解流”,网络文学重构传统知识谱系的可能性,再一次发了某种微妙却至关重要的转向。
  当初,《儒道至圣》正热还未大热、即将成为爆款时,我们在“龙的天空”跟帖评论了《儒道至圣》,发表如下观点:已经看到现在更新处。开篇觉得很稚嫩,但到童生考试就爽点叠现,渐入佳境,让我有追下去的欲望。但疑问有二:
  一是主角的文抄公设定,会不会拉低这本书的品味和格局?我总感觉,网文中“抄袭流”已经濒临容忍的边界。是不是到了一种转折点了?文学、文化和文明的“抄袭”是不是应该终结了……没想好。
  二是,走儒道至圣和玄幻修炼合一的路数,“晋级阶梯”是不是还比较单薄(如果不能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轴心思路很好地结合)?而且,围绕这个轴心所产生的矛盾冲突和世界体系,目前看来有点“失衡”:比如说,在已发表的八十多章的矛盾点中,内部矛盾全靠“柳家-左相”这条线索支撑,真心感觉太弱线条了……
  然后,在微博上把我们的疑问提了出来,回帖很多很精彩。
  龙的天空官方微博:“引入文抄流元素进入玄幻类型,创意和新意始终是网文的关键之一。”
  起点中文网V:“文抄流的出现基于大多作者本身能力的有限,然而:1.不能去苛求每位作者做到下笔成章出言为赋(能那样也不必来起点写书了……);2.穿越/重生于历史背景题材小说,古今的冲击以及数千年文明积累的优越本身就是一个不可避免也十分精彩的冲突点。如何避免类文抄的俗套,并从中找到新的看点,是一项长期课题。”
  @云中仙客在龙的天空@我们说:“简单地说,老读者里面对于抄袭流确实已经越来越不能容忍,但是,新人对于这些还能算‘爽点’。 这篇小说对于写手的启示,其实在于引入其他类型的元素,突破固有类型的套路。相对于这种元素引入类型突破的小说,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奋斗在新明朝》这本? 这本书是将官场文的元素,引入历史小说中, 从而在当时的历史文中独树一帜,算是既有成绩,又有口碑。我觉得你可以用这两本书作为文本,对比分析一下网文类型化的突破……”
  看了@云中仙客的回帖,我们的“第一反应”是:“《奋斗在新明朝》我看过了,不过,年代久远,内容如果不重新再去看,恐怕都忘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比起‘网文类型的融合和突破’,我现在更关注的,是《儒道至圣》这个文本让我思考的另一个问题:网文中普遍存在的‘文抄流’潮流,从有没可能出现‘文解流’的转向?”
  之所以关注这点,是因为《儒道至圣》让我们关注的原因是有人强推,有人否定。网络中有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一是说它“最近在起点同时是编辑、作者、读者圈最热的话题之一;这部书本身也有成为网文发展新的风向标的潜质……在两年前这么一部纯新人的还有点生的文,有这样的成绩是难以想象的。”另一种说法是,其在“龙空的推荐贴都是六月十日左右出的,是不是广告?贴吧没人气,连盗版内容都没有……谷歌只有十四页搜索,书不火。”于是,质疑:是起点推还是作者自己花钱买票买评?一个推荐票是六分钱,一个书评,口水评是两毛钱到五毛钱,深度评十元以上……
  对此,我们认为,应该自己先看,先后形成自己不基于任何利益的判断,而不用被左右。看了后,我们其实提出三个疑问。这三个疑问是:
  假若说,第二个问题,其实是《阳神》写过的,“圣院的设定像《将夜》的书院”,网文发展的潮流多半是“太阳底下无新鲜事”,那么,我的问题便是:从《阳神》《青帝》《黑山老妖》《将夜》等之类的作品中,这种体系的设定在网文中的潮流是怎么变的?这本书在这个潮流里到底是个什么位置?为什么起点要推这书?我想知道的是,网文中这种相互承袭和借鉴的潮流一波三折,创新到底在哪里?亦即,网文发展的潮流脉络和真正的新风向标到底是什么?
  “文抄流”在网文中一直是股重要的“爽点”大潮流。对于这种文抄流,一直有种“侵权”的争议。但我们认为,不能简单用“知识产权”的传统价值体系来判断——仅从网文潮流的发展趋势来研判,我们的确认为,“这种架空之后就抄袭然后成功的路子”,已经不再是网文的“正道”;追求“有深度和陌生度的知识性”并且具有反思性和批判性的读者正在成长起来,“倒逼”网文的“爽点”从“抄袭者发财”,到如何重新诠解和运用这种“思想和知识的财富”——也就是说,简单的抄诗抄词抄知识,仍然会是“小爽点”之一,但是,真正的“大爽点”已经开始转移到对这种知识的重释、重译、重述和重塑,甚至是对整个知识、思想和智慧体系的重构,以帮助我们获得更多的对历史、现实和未来的洞察力、预判力和行动力。
  所以,我们真正想问的问题是:网络文学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承传,是不是可能从“文抄流”到“文解流”?感觉当下网文潮流只是简单地文抄似乎已经失掉了原来的痛点,对数千年文明的重新理解和诠释出现新的渴求。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书香贵女》对史记的重新诠读,让我们产生“惊艳”的感受。可惜的,就是只是作为一个“亮点”出现,没有作为一个“理论体系”和整个小说故事融合在一起。
  同样让我们“惊艳”的,还有梦入神机《阳神》中对《易经》的重解——上古圣皇,中古诸子,将九九之数,硬削为九五至尊……亦即,从天下“惟一的权柄执掌者”,变成备受掣肘的“立宪君王似的主宰者”。男主角还想再进一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为诸子百家代言,人人皆成君子,人人皆是尧舜,人人都是“我的王”——并将“父子反目成仇”,从简单的“为母报仇以弑父”的情节主线,提升到两种思想路线的斗争。这已经不只是知识与思想体系的重构,而是整个世界新秩序的设定和重建。所以,这让我们很“惊艳”。
  但是,让我们同样惜乎哉的是,这个最重要的亮点在《阳神》里仍然只是作为“惊艳”的一点存在,而没有作为核心的知识与思想体系,与整个小说故事的发展,全部的融合在一起——在对这部作品的创意写作研讨中,我们设想:假若男主角的“晋级故事”不是依据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佛教思想,而是附着于这种“上古圣皇——中古诸子——需道至圣”的思想体系,与他那“惊艳一枪”的知识/思想体系重述与重构真的“全部融合”,那就真的是“故事的可看性”和“知识/思想的体系性”整体上让人“惊艳”了。当然,这是我们“想当然了”——理论设想和创作实际的差距,不可以只以分毫计。
  但我们仍然开始假设,从《书香贵女》到《阳神》——是不是蕴含着网文发展的潮流脉络和新风向标(潜质):从“文抄流”到“文解流”的一种转折点——对传统文化的重释与重译、重述与重塑?是不是,这种“惊艳之点”,才是真正的研判和研判网文趋势与新风向标的出发点?
  A.整个中国传统在网文界都有文艺复兴之势,从儒道释、诸子百家到神话/神秘文化…… 这跟整个社会传统文化的东西都在复苏的大势有关。比如说,国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引发了新一波热潮。网文界对此的应对,从“文抄流”到重述、重译、重释和重塑的“文解流”,的确是一个转折点。诚如杨煦生说,“一个民族突然出现的某种历史性的飞跃,往往发轫于对自身古典或古代社会新一轮的研究和探索。”
  B.“网文”成为一个引子,让许多作者和读者迈过专业、历史和传统的门槛,成为其中的“钻家”……“看完《星辰变》和《搜神记》,就看了不少山海经考古研究的书”;“最近看古言,都快成古代继承法专家了,读了好多博士论文……我自己写论文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心过”;“读者跟着读故事,也去读古书,考据党就是这么出来的”,@观者顺如是说。于是,继百家讲坛、天涯草根说史热之后,现在,网文成了普及知识、历史和传统的一种好载体。
  但问题随之而来。穿越/架空……算不算“篡改”历史?玄幻/奇幻……架构起新的世界体系时,是不是在传递新的价值观?当网文逐渐变成一种影响力增大的“文学教科书”,它所撰述的知识、历史、传统和价值体系,会不会“篡改”我们特别是未成年人的大脑?网文如何传递“主流价值观念”?……
  这又跟我们从2014年至今研判与预判的从“当下网络文学的大势是‘主流化’?”到“网络文学在文化逆袭-文化自觉-国家文化自信战略中的重要角色和地位”问题联系起来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国家文化自信战略中最重要的源泉。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却成为一个亟需解决的难题。尤其是,如何面对年轻人,以网络文艺如网络文学的“爽点”机制,重释与重译、重述与重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知识谱系,从而真正接续中国千年文脉和文化自信的文统与道统、国统与传统?
  从这个视角看,从《儒道至圣》到《御天邪神》,其实是这种需求暗流倒逼供给改革的抛物线轨迹和接触点。因为,提出好问题就成功了一半。一部作品,能让我们提出一个好问题,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因此,对于《御天邪神》,如何从“穿越救族”“废材逆袭”的网络文学套路出发,“尝试融入诸子百家,重点体现朱子文化”,撬动承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千年文脉、重构知识谱系,并构建起中国文化自信的宏大格局,我们其实充满期待。
  
  庄  庸:中国青年出版社新青年读物工作室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网络文艺委员会秘书长,临沂大学特聘教授。
  柯静雅: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图书编辑。
    
 

www.fj-wx.com 版权所有 © 2012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乌山西路11号(福建省文联大楼) 邮编:350025 电话:0591-83704225 E-mail:[email protected] 闽ICP备12020704号

本站文章、图片、视频所属版权归福建文学网所有,未经同意不得擅自转载。

pk10